三菱劲炫,优势卵泡,videos

频道:趣闻中心 日期: 浏览:192

导语:《生死二十八天——四十一军对越三菱劲炫,优势卵泡,videos作战高平战役纪实》,是原四十一军纪委书记宋子佩以五年的时间整理出来的倾心之作,可以说这一文章是他以生命对南疆作战的反思和吶喊。在对英雄的吟唱中,又伴随着几分凄凉和悲壮,读来令人揪心落泪。

随着作者充满激情的笔尖龙走纸端,高平攻坚战的悲壮画面全景式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战役过程跌宕起伏,让我们时而悲愤,时而悲伤,时而热血贲涨,时而泪洒衣裳。

本来是想牛刀杀鸡,速战速决,但却打得如此惨烈;本想3至5天结束战斗,结果打了28天。四十一军的将士们打得英勇,尽心尽力了,不愧是四野主力部队之一。奶味大哥大

但是,这一仗赢得也太艰难,只能说是惨胜。何以至此,我想每一位读者在读完此文后,都会陷入深深的思考。

而思考乃胜利之母,失败未必是胜利之母,胜利也未必是自信的资本,只有认真总结胜利的经验和汲取失败的教训,经过充分思考,才能在前人的肩膀上更上一层,才更有把握打赢下一场战争。

我们不必去苛求前人,问问自己吧!如果我们身临其境,我们能否像英雄那样英勇?我们能否不犯前人所犯过的错误?这可能才是宋子佩同志以五年的时间凝炼出二十八天生死搏杀所要期盼的回答。

——罗援

误判的代价

四十一军命令123师367团, 加强军区水陆坦克二营, 军坦克团营 ( 121师到通乌兰巴托不眠夜农后加强给121师363团的坦克营归建, 共3个坦克营 ) 分为2个梯队担负战役穿插。

第一梯队, 367团二营加强一营二连、机枪连、炮兵连、师防化连防化侦察1个班、喷火连喷火2个班, 共8个连的兵力, 搭乘坦克沿通农公路经yeero河安向扣屯快速穿插, 于总攻发起后7小时到达扣屯地区, 与该师侦察大队会合, 卡住扣屯公路交叉路口, 断敌退路, 阻敌增援。

第二梯队, 团主力轻装徒步穿插, 随二营跟进到扣屯集结, 视情况在坦克配合下积极向高平市区进攻。在友军四十二军124师与我军121师完成战役合围后, 配合军主力全歼高平之敌, 尔后继续向茶灵、重庆方向发展进攻。

一、"轻骑"钝迟

2月17日3时, 123师367团二营在三师程副师长和张国民团长的率领下从那榜出发。 6时, 进至119号界碑以北公路搭乘坦克。

总攻发起后, 由于急造军路未通, 坦克不能出境, 延至12时15分方通过急造军路向通农穿插。

由于路窄难行, 坦克故障多, 有6辆坦克和全部水陆坦克及搭乘坦克的电台、步兵掉队

这时, 前面的坦克继顾宁冷少霆续前进, 14时, 通过通农向河安急进。

18时, 军指向坦克团下达紧急命令( 123师前指电台掉队, 与军指中断联络 )。"停止前进,部队进至通农以北,占领有利地形,组织防御。" ( 摘自《四十一军司令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战例选编》, "团向扣屯穿插战斗 " )

这突然的变化, ss燃脂排油减肥胶囊使指挥员迷惑不解,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重大情况。

军坦克团团长范炳臣立刻下令停止前进,原地待命。

团政委董文波找到团长急切地问: "为什么停了, 有什么情况?"

"军指命令撤到通农以北防御, 可能河安和扣屯有敌人增援, 不然不会下达这样的命令。" 范团长猜测说。

敌人从哪里来? 部队向哪个方向防御? 坦克团的领导都不知道。

战前也没有在通农以北组织防御的方案! 难道敌情有重大变化? 他们怀着疑虑不安的心情, 执行军指下达的命令, 立即收拢部队, 坦克掉头退至通农以北。尔后, 团指召集干部勘察地形, 选择阵地, 抢修工事,组织防御。

17日22时30分, 军指又命令367团二营搭乘坦克团的坦克继续沿通农、河安公路向扣屯穿插。

这一命令又让他们迷惑不解, 不知上级为什么在4个小时之内竟有突变。

这个"谜", 他们在战后才得到答案。当时, 军指首长从侦听台获悉, 敌约1个团的兵力到河安增援三四六师师部, 后经侦察确认并无此事, 只是虚惊一场。

18日2时30分, 367团二营搭乘坦克继续开进。

这时, 加强给121师363团的坦克营归建。123师前指重新调整部署, 令坦克二连、三连为掩护分队, 按367团四连、营指、五连、二连、二机连、二炮连师前指、团前指、六连、一机连、一炮连序列继续搭乘坦克穿插。

18日6时30分, 穿插部队进至沟里桥, 先头2辆坦克通过后, 突然遭到沟里村及其东侧无名高地之敌猛烈射击。

此时, 运动保障队的推士机刚开上桥, 司机中弹负伤, 因桥低路窄, 推土机掉到桥下, 尾部卡在桥上, 堵住了道路。

坦克营营长见桥被堵, 后续坦克过不去, 即令过桥的2辆坦克停止前进。过桥的2辆坦克已进至扣旺北侧, 发现敌汽车1辆, 将其击毁。

与敌遭遇后, 367团二营营长郑仁轩立即下令尖兵连四连下车攻占沟里村东侧无名高地。

四连连长刘粤军(注:现任东部战区司令员)沉着指挥, 迅速组织部队展开攻击, 他一边组织火力掩护, 一边指挥三排向沟里村发起进攻、排沿沟里村东侧无名高地两翼向上攻击, 连续打掉敌人2个火力点。战至8时, 占领沟里村和无名高地, 毙敌9人, 10多个敌人溃逃。

为不恋战, 367团团长张国民下令四连快速收拢搭乘坦克继续前进, 营主力随后跟进。但未派部队占领对沟里桥威胁最大的无名高地掩护后续部队通过, 所以当五连进至沟里桥时, 无名高地又被敌人占领, 并向五连猛烈射击, 阻止五连过桥。

连长梁木新立即下车指挥三排向沟里村东侧无名高地进攻, 一排向310号高地(1618)进攻, 12时, 攻占310号高地, 缴获敌军械弹药库1座。由于步谈机发生故障, 五连与营指中断联络, 收拢在扣旺地区组织防御未能前进。367团四连搭乘坦克行至北卡时, 敌人3辆汽车并排停在公路上, 企图阻碍坦克通过, 先头坦克将其推开继续前进。

时30分, 通过河安以南打兰村, 越军1个反坦克队在特工队的配合下, 对穿插部队进行阻击。连长刘粤军迅速组织炮火压制敌人, 指挥坦克分队掩护, 三排向打兰村东南侧迂回攻击。

该排兵分三路冲入村内, 用火箭筒、喷火器连续摧毁敌人5个火力点。战至时, 全歼打兰村之敌, 共毙敌26人, 俘虏1人。

我军坦克被敌击毁6辆, 击伤3辆, 坦克营营长负伤。至此, 坦克团伤亡36人( 其中亡26人 ), 367团二营四连伤亡14人。

因后续部队没有跟上,团令四连停前进, 就地组织防御。367团六连和师、团前指进至龙万西侧凹部时, 遭敌阻击。连长王化民立即指挥全连下车, 向龙万攻击。经40分钟战斗, 占领龙万, 毙敌10人。

师前指首长见有敌人阻击, 立即命令六连停止前进, 就地组织防御。

这时, 军坦克团根据所属营、连的报告和击毁敌3辆汽车的情况, 分析判断敌人可能乘车增援, 即向军指报告 : " 我部1营在安乐地区与乘车之敌遭遇, 战斗激烈。" 实际上, 被击毁的3辆汽车上并无敌人。

军指复电: " 你部立即在安乐地区抢占有利地形, 构筑工事, 坚决抗击敌人进攻。"

由于敌人沿公路两旁要点布防, 层层抵抗, 分点阻击,又配备了许多反坦克小组, 致使加强给367团二营八个连队的近百辆坦克, 在10多公里的地段上被分割成三段。

367团团长、二营营长带四连和坦克团二连、三连在打兰地区;五连、二连与搭乘的坦克在扣旺地区; 师前指、团前指带六连在龙万地区。师前指、团前指的电台与搭乘水陆坦克的连队, 掉队30公里 (《四十一军司令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营战例选编》第113页)。

此时有电台的人不能指挥部队, 能指挥部队的人没有电台, 上下中断联络, 只能焦急等待, 一筹莫展, 整个穿插部队指挥失灵, 分处3个不同地段, 各地段之间相距约四五公里, 各自为战, 各自主张, 打得赢就打, 打不赢就走, 撤到另一个地方组织防御。

这支"轻骑"急进部队是四十一军的"王牌", 中外赫赫闻名的"塔山英雄团"。

"塔山英雄团" 战争年代被誉为四纵青岛够级英雄"五虎"之首, 战功卓著, 向被称为攻如猛虎、守如泰山的铁军。打过很多硬仗、恶仗、胜仗。当年警卫北平时, 全团官兵受到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多位中央领导的检阅。和平时期, 一直为全训部队, 常年担任战备值班。

这次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把最艰巨的战役穿插任务赋予这个英雄团, 自然是顺理成章。

那么为什么轻骑钝迟、初战失利未能完成任务?

是敌人强大吗? 不是。据战后查实, 在河安阻击这支穿插部队的越军只有2个加强连, 最多1个营。

是英雄团的士兵怯战消极吗? 也不是。

那么是什么呢? 究其原因, 是步坦协同不严密, 通信联中断,组织指挥失误所致。是几个指挥员造成的奇特情况连续发生, 一个接一个像一道道、一层层不可逾越的障碍阻拦着这支轻骑部队。

奇特情况之一:指挥员与电台分离!

师前指配属2部15瓦电台, 负责对师基指和师侦察大队的联络。1部2瓦电台和1部调频电台负责对367团二营的指挥。

2月17日9时, 在国境内调整部队开进序列时, 123师程副师长指示所有电台及操作人员陈培德搭乘水陆坦克, 师前指首长和作战指挥人员搭乘59式中型坦1克, 指挥员和通信工具分离

"把电台调到指挥车随首长一起行动吧, 便于联络!"123师通信参谋焦与致虚妹丈急地建议。

"不要调了, 这很方便呀! 有什么要联络的停下联络就行嘛! "首长解释说。

"首长指挥车一部电台也没有, 我怕出了事不能指挥, 是否把调频电台调过来跟首长行动, 在紧急情况下保证对二营的指挥。"通信参谋再次建议。

"你啰嗦什么! 有什么情况值得这么紧张, 一定要把电台拴在坦克身上!"首长不耐烦地说。

通信参谋无奈, 只好按照首长指示办事。

但他疑惑不解, 以往搞军事演习, 指挥员紧抓电台, 就怕出了故障影响指挥, 现在真打仗了, 反而不要电台在身边, 是怕暴露目标还是以为电台随水陆坦克更安全? 他百思不得其解。

近百辆坦克和装甲车, 运载着8个步兵连、炮兵连以及作战指挥人员在公路上疾驶。由于坦克行驶拉大了距离, 致使坦克指挥车与电台车相隔几公里十几公里, 指挥所失去了对电台的控制。

由于水陆坦克爬坡性能差, 加之路窄难行,17日14时左右, 在通过坡度较大地段时, 几辆坦克发生故障, 堵塞道路, 水陆坦克全部掉队。"后面的坦克掉队了, 电台车没有跟上来, 是否等一下再走。"通信参谋报告首长并提出建议。

"唉! 这是机械化穿插, 掉队几公里几分钟就能赶上来了。" 首长没有采纳通信参谋的意见, 亦未采取任何措施,仍然继续前进。

至此, 师、团指挥员失去了指挥部队的所有电台, 直到2月18日2时, 电台才赶到师前指龙万地区。中断对上联络、对下指挥长达31个小时(摘自《四十一军司令部对傻儿军长高清全集越自卫还击作战战例选编》,"XXX师司令部电台掉队指挥失误")。

31个小时, 部队分散在十几公里的地段上, 没有统一指挥, 上级不知道部队的情况, 下级得不到上级的指示,各自为战, 丧失了诸多有利战机, 给敌以喘息之机, 使其调整部署攻击我军薄弱之处增加了我军无谓的伤亡。

31个小时, 是计划7个小时穿插到位时间的4.5倍, 由于部队未能按时穿插到位、断敌通路, 未能达成战役决心。

奇特情况之二:团长关键时刻不在位!

123师367团团长和作训股长张高林, 率领367团二营营指、坦克团二营搭乘步兵四连担任前卫先锋。

一路突击进至打兰村时, 遭敌反坦克队阻击, 战损坦克9辆( 被击毁6辆, 击伤3辆 ), 部队伤亡30多人, 坦克营指挥车被击中烧毁, 营长负伤。

团长即刻下令二营四连组织火力掩护, 歼灭该敌, 经3个多小时的战斗,攻占打兰村,毙敌26人。

但村庄附近的山头和公路旁的制高点都有敌人把守, 情势严峻。作训股长边观察地形、敌情, 边向团长建议:

"五连、六连还没上来, 可能发生了什么意外, 我们与师、团前指也失去了联系, 这里只有四连1个连队, 兵力不足, 孤军无援, 如果敌人从高平增援, 我们无法应对。"作训股长说。

"你说怎么办?"团长问他。

"我们要派人去把后面的部队带上来, 统一指挥, 一旦遇到大的敌情好应对。"股长建议说。

团长听后, 没有吭声, 只是低头深思。

1个小时过去了, 二营营长郑仁轩、四连连长刘粤军仍在指挥四连战斗, 战斗打的很艰苦,伤亡在增加。

四连是个军政素质全面过硬的连队, 曾被广州军区授予"硬头六连式连队"。

在向扣屯穿插战斗中, 367团让四担任尖刀连,既当开路先锋, 又是师、团前指最放心的"卫队"。 途中5次与敌遭遇, 连排干部靠前指挥, 身先士卒,全连战士敢打必胜, 英勇顽强。

但此时打下打兰村后因兵力不足, 又无炮火支援, 虽多次组织向村外南侧无名高地发起攻击, 均未奏效, 全连分散在打兰至无道约2公里一线, 只好按团长指示就地转入防御, 与敌对峙。

这时, 作训股长心里非常着急, 他对团长说: " 师前指不知在什么地方, 他们很需要了解情况, 电台不通, 又没人去汇报, 这怎么行。"

"派谁去汇报? 这里情况这么复杂谁能讲清楚? " 团长为难地说。

"这里地形对我们很不利, 如果敌人反击, 四连是顶不住的, 应该赶快派人找师指汇报, 把部队带上来, 再晚天黑了就糟了。" 作训股长再次向团长建议。

这时, 367团团长在心里已经盘算过多次, 权衡利弊之后有了主张, 他对作训股长说: " 走, 你跟我回师前指。"

他让作训股长找到1辆完好的坦克, 2个人钻进去, 下令司机原路高速返回, 找师前指汇报去了! ( 摘自《四十一军司令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战例选编》,XXX团司令部"关键时刻不在位, 团长带作训股长回师前指汇报情况")。

这一行为实属罕见 !

一位团长能亲率四连乘搭坦克, 担任尖兵开路并不多见, 但是在遇敌阻击, 部队正在激烈战斗, 后续部队没有赶到, 又与上级中断联络时, 怎能丢掉部队, 脱离战场, 离开指挥位置呢?

难道他没有想到急需查明敌情, 待后续部队赶到时, 要迅速组织战斗吗? 难道分派另外的人去师指报告情况, 把部队带上来不行吗? 难道他离开部队成了"光杆司令", 又无通信工具能尽到团长的指挥职责吗?

这些他都想过了, 还是确确实实的" 跑掉了 "。

这是战场, 他是团长。在最需要的时候离去了, 由谁来指挥部队呢?

他离开部队到龙万地区找师金式伦前指用了五六个小时也没有把部队带上来。四连、五连及坦克分队失去了指挥, 停留原地长达7个小时。

奇特情况之三:误报情况贻误战机

一是配属367团二营穿插的军坦克团, 因师前指电台全部掉队与上级中断联系, 便于18日7时30分, 主动向军指报告情况: " 我部1营在安乐地区与乘车之敌遭遇, 战斗激烈。"

坦克团的报告, 并未讲清道遇多少敌人, 实际上敌人只有3辆汽车, 但这个报告干扰了军指的决心。

军指接电后未经核实就复电, 要求坦克团 " 在安乐地区抢占有利地形, 构筑工事, 坚决抗击敌人的进攻 ", 指挥随意性很大

123师前指首长在龙万听取367团团长和作训股长汇报后, 认为当面敌情不大, 不影响部队夺路穿插, 应该继续组织后续部队快速穿插支援四连战斗, 夺占扣屯。

但他们未向军指报告, 继续执行军指下达的停止穿插、组织防御的命令, 贻误了战机(《四十一军司令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营战例选编》第113-114页)。

二是18日12时35分, 军坦克团四连连长发现左前方山坡像是经过伪装的坦克, 大约30多辆。同时发现山上有人走动, 误认为敌人坦克集结, 立即向团指报告。坦克团指挥员令其加强观察, 注意联络。

该连即用电台呼叫, 并与双对方用识别暗语联系, 不见回答。接着又用旗子联络, 隐约见到对方用上红下黄的旗子摆动, 又误认为是我友军部队, 遂将情况报告坦克团指。

团指令其速报具体位置, 坦克四连再次误报, 错将河安县城报为高平省城。

坦克团领导未经核实, 便猜测友军部队接近高平, 认为这是重大情况, 立即向军指报告: " 在我防御的东南385高地(1028)发现30多辆坦克搭载人员进人阵地, 距我较远看不清楚, 但隐约看到有上红下黄的旗子, 似在组织防御, 是否友军, 速复。"(摘自《四十一军司令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战剑选编》,"军坦克团司令部为什么会错报30余辆坦克")。

坦克四连向团指报告情况后, 觉得没有把握, 又用高射机枪对准目标射击, 发现没有任何动静, 又用望远镜仔细观察, 才知判误报, 原来是一片土堆(《四十一军司令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司令部工作战例选编》,"坦克团配属步兵向扣屯穿插战斗",司令部工作第12页)。

该连明明知道报错了情况,却未及时向上级报告纠正,以致铸成大错。

四十一军指挥所连接坦克团2次情况报告, 一次是与乘车之敌遭遇, 一次是发现30余辆坦克。根据两次报告, 便判断敌可能是1个加强团的兵力增援敌三四六师师部,这与17日从侦听台获悉的情报完全吻合。

因此, 对其向坦克团下达的" 撤至安乐地区, 抢占有利地形, 构筑工事,击退敌人" 的命令是否正确没有产生任何怀疑。

奇特情况之四:

123师前指接到坦克团转军指发来的" 你部立即在安乐地区抢占有利地形, 构筑工事, 坚决抗击敌人进攻 " 的电令后, 前指首长比较慎重, 进行了讨论:

"乳胶紧身衣先头部队已进至打兰村, 有7辆坦克进至无道, 距穿插目的地扣屯只有2公里, 现在撤回来防御, 前功尽弃,损失太大。" 一位干部惋惜地说。

"当面敌情并没有严重到停止穿插坚决抗击敌女尿尿人进攻的程度, 敌人只是阻击, 并没有向我们进攻, 只是我们现在兵力分散, 没有统一指挥, 才各自为战原地防御。" 一位干部分析说。

"军指命令改变任务的依据是敌增援部队已到, 我部不能继续穿插, 才要组织防御的, 现在并未发现敌人增援部队, 原地组织防御没有什么意义。"一位干部分析补充说。

"命令我们在安乐地区抢占有利地形, 哪里是有利地形? 要我们击退从哪里来的敌人? " 又一位干部提出了意见。

123师前指首长分析说: " 军指命令组织防御, 停止穿插 ( 师前指这时不知道坦克团2次向军指错报敌情 ), 可能有新情况, 我们还不清楚。

我的意见是把前面的部队都撤回来, 在龙万地区集结组织防御。" 接着对367团团长说:"你派人到前面传达命令, 立即撤回。"

367团团长遂指派该团司令部陈国旺副参谋长带作训股长,到打兰村后撤部队。

当陈副参谋长向军坦克一营教导员传达命令时, 教导员思想不通, 惊珠浅滩吵了起来, 教导员气呼呼地说: " 我有2个连和步兵四连1个排已经突到无道, 距扣屯只有2公里了, 这时, 应该采取措施进攻, 压制敌人继续穿插, 撤退是不对的! "

陈副参谋长说: " 军指命令停止穿插, 师前指首长命令部队收拢龙万, 你不撤退行吗? ""这是打的什么仗? 真窝囊。" 教导员非常生气, 对陈副参谋长不理不睬。

陈副参谋长见他不下令撤退, 便立即组织二营通知四连撤出阵地丢下坦克不管。坦克二营教导员见状一肚子不满, 只好组三叶青的图片织撒退。

由于步兵撤走, 坦克没有步兵掩护, 撤至打兰村时, 遭敌袭击, 被击毁击伤坦克各1辆。17时, 坦克一营撤至龙万杨好霍道夫地区(《四十一军司令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司令部工作战例选编》,"坦克团配属步兵向扣屯地区穿插战斗", 司令部工作第12页)。

至此, "塔山英雄团"的快速穿插部队收拢集结在安乐地区防御, 按兵不动。

奇特情况之五:

军指从18日7时至13时接到军坦克团2次敌情报告后,立即下达了"击退敌人"的命令, 但七八个小时过去了, 并未发现敌人增援河安三四六师师部迹象, 他们察觉到情况不实,遂下令123师367团二营及坦克团继续沿河安公路向扣屯穿插。

当部队进至扣旺时, 遭敌猛烈阻击, 部队未组织攻击掩护, 姐summer又退回安乐附近。

这时, 军坦克团又向军指报告: " 当面之敌约有1个团, 主要是火箭筒控制的路段较多, 地形利于敌, 不利于我, 坦克展不开火力。" 并强调有遭敌包围的可能。

战后坦克团检讨报告说: " 在战斗最激烈、最紧张和最关键的时候, 2次向军指错报了敌情, 干扰了上级指挥。"(摘自《四十一军司令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战例选编》,"军坦克团为什么错报敌1个团的兵力")

军指接到坦克团的报告后, 未经核实又信以为真。

这次, 真正动摇了让部队继续向扣屯穿插的决心。认为河安敌三四六师师部兵力较强, 防守坚固,不突破其防御体系, 无法向扣电穿插。于是18 日21时,即令七团二营在坦克配合下, 趁夜暗攻击那怀附近敌三四六师指挥所。

23时,123师师、团前指正在部署战斗时, 军指又急电: "据上 级通报,太原之敌已决定出援,估计明日拂晓可达高平(其实敌人并未出援高平),为阻敌增援,免除七团攻打敌师部的计划(命令),实施步、坦分路穿插,二营徒步沿坡润、郭来、坡列路线隐蔽穿插,攻占扣屯地区,控制有利地形,抢修工事,做好抗击太原援敌准备,坦克团一、二营拂晓后跟进。"(熊二爱捕鱼摘自《四十一军司令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战例选编》,"XXx团向扣屯穿插战斗")

2月19日5时,军坦克团一营、二营在七团二连、八连、一机连的掩护下,从龙万出发进至扣旺,军指随后又令其停止前进,集结河安地区防御待命。

至此,这支"王牌轻骑"再未向扣屯穿插。次次错报, 一个个错判,一回又一回的失误,像一道道障碍阻拦了这支"轻骑" 的前进。

战后123师在战评检讨时说:"指挥不当,情gg187况不准,是造成穿插途中2次停顿,1次后撤,耽误战机的主要原因。"特别是当先头部队已进至打兰村,有7辆坦克已进至无道, 距扣屯仅2公里时,师前指机械地执行命令,下令部队后撤10多公里,收缩至安乐,丧失了主动,为后来继小小小叔续向前穿插增加了困难。 当晚又奉命组织攻打那怀敌师部,前后共耽误11个小时。

从战后了解的情况看,我军发起攻击2日内,纵深之敌均未弄清我军意图,未能组织有效的抗击, 如果指挥员坚定决心,不受小事干扰,穿插部队一定能够完成任务。

(未完待续)

热门
最新
推荐
标签